阅读历史 |

第 108 章 流云伞(一)(1 / 2)

加入书签

钟知意很快就意识到,自己的担忧是多虑了,自己的猜测也不大准确……

她以流云伞的视角,旁观着这段千年万载前的过往,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长寒此刻的神情,流云分明离她很近,触手可得,可那双乌泠柔润的眸子里,并没有多少缠绵的情意。

“门生又如何。”长寒似乎不愿多谈此事,随口应付一句,便拾起自己的佩剑,对流云道:“不管怎么说,既然我答应了你哥哥要照顾你,就不会让你受委屈的。”

流云见长寒要离开,微微垂下眸,轻声说道:“你待我这样好,只是因为哥哥吗……”

此话一出,钟知意顿时明了,原来她眼前正上演着一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戏码。

长寒大抵知道流云的心思,毫不避讳道:“我与风起自幼相识,情同手足,你是他的妹妹,便也是我的妹妹。”

流云像是无话可说,沉默许久才抱紧了怀里的伞,略微勉强的笑一笑:“我知道了……你送我的生辰贺礼,我真的很喜欢。”

长寒看着她,似感触良多:“一转眼,你竟然已经十六岁了。”

钟知意一怔,心想:这样说来,距离流云的死期岂不是只剩一年?

流云低着头道:“你也才比我年长一岁,做什么总是这样的语气……”十六岁的少女,声音是浑然天成的甜糯,如同裹着白糖的米糕,一星半点的埋怨从她嘴巴里说出来,无异于可怜兮兮的撒娇。

虽然仅仅是年长一岁,但长寒看流云的眼神,全然是看一个没长大的孩子,那样的无可奈何。

因此,十六岁于长寒而言,分明已经到了可以试着放手的年纪,可她对流云显然还不能放手。

“好了,你不是说想吃杨柳畔的蟹酿橙吗,晚些时候我带你去。”

“还想吃凉水荔枝糕……”

“嗯,荔枝糕。”长寒随手将装伞的匣子合上,又习惯性的把椅子摆正,而后才道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流云点点头,目送她离去。

钟知意望着长寒渐行渐远的背影,心里直犯嘀咕。

长寒仙尊和她师父,不仅容貌和身形十成十的相似,就连言行举止也有几分相近,按照常理,完全可以说她师父是长寒仙尊的转世。

然而宗史上写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长寒仙尊是得道飞升了的,不应当入轮回。

难道天底下真有这么巧的事?

钟知意思来想去,更愿意相信长寒其实并未飞升,毕竟彼时的问心宗是指望着长寒才得以统领仙盟,一旦长寒陨落的消息传出去,恐怕要起不少风波,所以长寒身为问心宗宗主,仙盟之首,不论真假,都是一定要飞升的。

由此推断,她师娘必定就是流云的转世……

钟知意的念头一会一变,一晃神的功夫,天色已然暗了。

流云坐在窗边,时不时向外张望,明摆着是在等长寒赴约,那翘首以盼的模样,钟知意看了都觉得可怜

又可爱。

钟知意想,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应当是:随着流云渐渐长大,长寒不再将流云视作妹妹,两个如水到渠成般相知相爱,情正浓时,阴阳两隔,十七岁的流云不幸枯骨黄土,而十八岁的长寒为此与家族决裂,一直到百世轮回后,两个缘分未尽的有情人才再度相遇……

“阿云,等久了吧。”长寒如约而至,只是不知从哪里赶来,面颊微红,乌发凌乱,有些气喘吁吁。

但这都不是重点。

庭院深深,灯火照不见的暗处,缓缓走出一个身着淡雅青衫的少女,那相貌,那神情,活脱脱一个年少的岳观雾。

苍天啊,居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!

不过相比遥遥见过几面的宗主,钟知意觉得眼前这个人的眉眼要柔和一些,并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冷厉。

可流云见了她,却十分的拘谨,睫羽倾覆,一声不吭。

那青衫少女倒像是习以为常,只对长寒道:“我和门房交代过了,记得二更天之前一定要赶回来,这几日教院管得紧。”

长寒并未多言,只随口应了一声“好”,甚至连视线也并未落在那青衫少女的身上,钟知意却从中嗅到一丝非比寻常的气息。

有时候太不客气了,就会显得过于亲昵。

果不其然,眼看那青衫少女要离开了,长寒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转过身唤道:“盈月。”她嘱咐:“早饭少吃一点,我给你带杨柳畔的豌豆黄。”

盈月笑一笑,什么也没说便走了。

在她走后,流云惨白如纸脸上才渐渐有了一点血色,显而易见,她对盈月是心存畏惧的。

“阿云,不要害怕。”长寒伏在窗台上,平视着流云,似乎有许多话想说,却又没能说出口,最终只是轻叹道:“走吧,蟹酿橙,荔枝糕,去晚可就没有了。”

流云伞所耳闻目睹的过往到底有限,溯灵内时间流逝又时快时慢,钟知意着实费了些功夫才梳理清楚这二个人之间的关系。

而要梳理清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